李绯绡

原创 | 佐藤的攘夷日记(5)

13.  


“一起洗澡吧。”

第二天晚上,桂先生如是对我说。

攘夷军跋山涉水来到这个小镇,已经十几天没有洗澡了——我非常怀疑桂先生的一头秀发是怎么保养的,就像每天用x柔洗的一样柔顺——好不容易在这个地方安定下来,肯定要找地方洗澡。

但是……一起洗?跟桂先生一起洗?

我的脑海中已经浮现黑发及腰、苗条美好的身影。

喂,我可是直的不能再直了! 我对桂先生可没那种幻想,只是单纯的欣赏而已。

打住!佐藤你要打住!暴露了内心想法要被桂先生发现了就没办法洗澡了。


14.


于是我俩走进了小镇里的一个澡堂。

……桂先生,难道从军不应该都是在小河里,几十个大男人赤诚相见互相嬉戏吗?

“作为将领,怎么能在水里洗澡。”桂先生一脸严肃地拍了拍我的脑袋,“前些天刚和澡堂的老板娘深入探讨一番,她说我们来这儿可以免费。”

你脸上那个可疑的红晕是怎么回事……

深入探讨……怎么个深入法子不如了解一下?


15. 


emmm,与桂先生赤诚相见的一刻……我心里的某些东西碎了……

肌肉——虽然不是很明显的一块块凸起,但还是可以感觉到皮肤里暗藏着强大的力量。

伤疤——一条条刀伤横亘在每一片肌肤上,大部分只剩下浅浅的一条红印,有的还结着痂。

长度——咳咳,这个我们不说! 我还没成年这没有可比性!


16. 


我跟桂先生靠坐在Omega澡堂里。

水温很舒服。

桂先生很温柔地给我讲攘夷的故事。

一切都那么和谐,但我总感觉心里不舒坦。

就好像被什么东西盯着一样。

环顾四周……

我去,果然。


17. 


alpha和Omega澡堂的木质隔墙中有一个洞。

看起来像是一代代为了看隔壁澡堂美景的同志们用手挖出来的。

所谓滴水穿石,终于开出了这么个洞。

现在里面有一只红色的死鱼眼。


18. 


又变成一只绿色像猫一样的眼睛。

闪烁着贪婪的目光。

我跟他视线对上了。

我好像听见了死神的声音:跟假发一起洗澡,我要挖了你看过他身体的眼睛……


19. 


……果然是那两个人。

高杉和银时。

我看了看讲故事讲得正欢的桂先生,内心充满了无奈。

我趴在澡堂边,正好能看到那个小洞;桂先生则背对着他们,所以他们看到的应该是——

黑色的头发披散在水面上。

可以看到头发下面藏着象牙白的背部,肌肉线条柔顺地铺在上面,摸起来一定很滑。

隐约可见的腰线,精瘦柔韧,想让人揉一揉。

但我决定不让银时那两人得逞。


20. 


于是我十指交叉放入水中,手掌中间空出一点缝隙——

“piu”一声,一道水剑直冲那个小孔。

“啊啊啊!!!银桑的眼睛要瞎了!”

恶作剧得逞的我装作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。

“佐藤,我好像听到了银时的声音,你有……”桂先生疑惑的问。

“没有啦~ 桂先生,我们泡的时间也不早了,赶快回去吧。”


21. 


事实证明,做坏事是有报应的。

那一夜我一夜无眠。

虽然白天看起来很温柔,但晚上的睡姿瞥一眼就要做噩梦……

你眼睛睁那么大是闹哪样?你以为你是z薇吗?

这么文雅一个人怎么还流口水! 你的战略地图要被口水模糊掉了哦。

一夜无眠。


22. 


第二天,早饭被银时抢去了。

午饭,银时捂着鼻子给我盛了满满一碗纳豆盖饭。

……好的我错了,对不起坂田先生!

下午,桂先生本来要教导我剑术,结果高杉说让他来。

因为中午吃了那个恶心的烦心里很不爽,就想对高杉来个恶作剧。

“高杉先生,您知道如果一只河狸新搬来一条河上,它会做什么吗?”

“……”

“dam it 哦高杉先生,dam it.”

……

事实证明我不是攘夷军里唯一会天人语言的人。

在烈日下我蹲了2个小时的马步。

不过晚上桂先生称赞我了:“不愧是我选中的孩子哈哈哈!”

虽然不知道是在夸自己还是夸自己,但听到他的称赞我心里真的很开心。


23. 


天气转凉,攘夷军一路北上。

天人一路紧逼。

物资紧缺,急需支援。


评论(4)

热度(34)